威尼斯官方网站> 新闻资讯>市场活动

健康科普 |《儿童过敏性鼻炎诊疗——临床实践指南2019》(一)

作者:威尼斯人官方网站有限威尼斯时间:2020-03-18

儿童过敏性鼻炎(AR),也称儿童变应性鼻炎,是机体暴露于变应原后发生的、主要由免疫球蛋白E(IgE)介导的鼻黏膜非感染性炎性疾病,是常见的过敏性疾病之一。

儿童AR已经成为儿童主要的呼吸道炎性疾病,发病率高。我国儿童AR 患病率为15.79%,其中华中地区患病率高达17.20%,华南地区为15.99%、西北地区为15.62%、台湾地区为15.33%、西南地区为15.07%、华北地区为14.87%,华东地区患病率最低为13.94%[1],且逐年增高。

儿童AR患者的过敏症状对生活质量有很大的影响[2]。由于儿童AR患者症状易与普通感冒混淆,从而造成很多患儿发病后没有得到及时、正确的诊断和治疗。如何规范性诊治儿童AR,以及减轻该病对儿童生活质量的影响就显得尤为重要。因此,中国医师协会儿科医师分会儿童耳鼻咽喉专业委员会基于国内外AR诊疗相关指南、临床新进展,撰写了适合国情的《儿童过敏性鼻炎诊疗——临床实践指南》。该指南阐述了儿童AR如何进行规范化诊疗,并希望能向儿科、耳鼻咽喉科,特别是基层医师提供相应的指导性建议。

一、发病机制

儿童AR主要由IgE介导的Ⅰ型变态反应,其主要病理机制为抗原进入致敏个体内,引起相关炎症介质释放和炎症细胞聚集,进而引发一系列症状[3]。大多数抗原为吸入性抗原,以尘螨和花粉最常见。

二、临床分类

?按症状发作时间(适合儿童)

(1)间歇性:症状发作<4或<连续4周。

(2)持续性:症状发作≥4 d/周,且≥连续4周[7-8]。

按过敏原种类

(1)季节性:症状发作呈季节性,常见的致敏原包括花粉、真菌等季节性吸入物过敏原

(2)常年性:症状发作呈常年性,常见致敏原包括尘螨、蟑螂、动物皮屑等室内常年性吸入物过敏原。

?按症状严重程度(适合儿童)

(1)轻度:症状轻,对生活质量(睡眠,日常生活,学习)未产生明显影响。

(2)中-重度:症状较重或严重,对生活质量产生明显影响[7,10]。

根据发病特点,按症状发作时间和严重程度分类的方法较为适用于儿童。

三、临床表现

(1)家族过敏史

过敏性疾病家族史会增加儿童AR发生的风险[11-13],如父母患有过敏性疾病,孩子发生过敏性鼻炎的风险增加3.44 倍。

(2)症状

儿童AR的典型四大症状为喷嚏、清水样涕、鼻痒和鼻塞

婴幼儿可见鼻塞,可伴随张口呼吸、打鼾、喘息、喂养困难、揉鼻揉眼。

学龄前期以鼻塞为主,可伴有眼部症状和咳嗽[15]。

学龄期以清水样涕为主[15],可伴有眼部症状和鼻出血。

(3) 体征

儿童AR典型体征以双侧鼻黏膜苍白、水肿,鼻腔有水样分泌物。

眼部体征主要为结膜充血、水肿。婴幼儿常伴有湿疹,可伴有哮喘。

“过敏性黑眼圈”或“熊猫眼”&“过敏性敬礼症”&“过敏性皱褶”。

四、如何区分相似疾病及伴随疾病

图片 2.png

过敏性鼻炎与普通感冒的鉴别诊断[17]

图片 3.png

过敏性鼻炎与急性细菌性鼻-鼻窦炎的鉴别诊断[18]

图片 5.png

儿童AR常见伴随疾病[18]

五、儿童AR的预防与治疗

儿童AR治疗需要防治结合,防治原则包括环境控制、药物治疗、免疫治疗和健康教育[7-8]。

图片 6.png

儿童AR的防治应采取阶梯治疗模式

1. 首先应避免接触过敏原?

室外过敏原不能完全避免,室内过敏原则可以避免。对于经常暴露于高浓度室内过敏原的AR患儿,在环境评估之后,建议采用多方面措施避免接触过敏原。对花粉过敏的AR患儿,最好避开致敏花粉播散的高峰期,以减少症状发作。

2. 药物治疗

轻度间歇性儿童AR采取生理盐水冲洗和抗组胺药物治疗,中-重度间歇性和持续性儿童AR采取鼻用糖皮质激素、抗组胺药物或(和)白三烯受体拮抗剂联合用药。

(1) 抗组胺药物

?口服抗组胺药

第二代抗组胺药为儿童AR的一线治疗药物,临床推荐用于儿童患者的治疗。这类药物起效快速,持续作用时间较长,能显著改善鼻痒、喷嚏和流涕等鼻部症状,对合并眼部症状也有效,改善鼻塞的效果有限。一般每天只需用药1次,疗程不少于2周。5岁以下年幼儿童推荐使用糖浆。

?鼻用抗组胺药

鼻用抗组胺药物起效快,临床上季节性、常年性、间歇性发作的患儿可使用该类药物

(2) 鼻用糖皮质激素

糖皮质激素具有显著的抗炎、抗过敏和抗水肿作用,其抗炎作用为非特异性,对各种炎性疾病均有效,可持续控制炎性反应状态。

1584522721996037439.jpg

布地奈德鼻喷雾剂

【适应症】:季节性和常年性过敏性鼻炎、常年性非过敏性鼻炎、预防鼻息肉切除后鼻息肉再生,对症治疗鼻息肉。


鼻用糖皮质激素是儿童AR的一线治疗药物,对儿童AR患者的大多数鼻部症状均有显著改善作用,主要用于中重度儿童AR。中重度间歇性儿童AR使用鼻用糖皮质激素的每个疗程原则上不少于2周;中重度持续性儿童AR联合应用抗组胺药每个疗程4周以上。掌握正确的鼻腔喷药方法可以减少鼻出血的发生,应指导患儿避免朝向鼻中隔喷药。

(3) 白三烯受体拮抗剂

白三烯受体拮抗剂选择性地与半胱氨酸白三烯CysLT1受体结合,通过竞争性阻断半胱氨酰白三烯的生物活性而发挥作用,更为适用于学龄前期鼻塞较重的患儿。对于中重度AR患儿,白三烯受体拮抗剂可作为联合用药,特别是与鼻用糖皮质激素一起使用。一部分并发哮喘的患儿可受益于此药。

(4) 肥大细胞膜稳定剂

肥大细胞膜稳定剂为儿童AR的二线治疗药物,临床酌情使用。其中,色甘酸钠和曲尼司特临床较常用,对缓解儿童AR的喷嚏、流涕和鼻痒症状有一定效果。

(5) 减充血剂

对于有严重鼻塞症状的AR患儿,可短期局部使用减充血剂,连续使用不超过1周。临床不推荐口服减充血剂(伪麻黄碱等)常规治疗AR。

(6) 中药

某些中草药成分具有抗过敏、抗炎和免疫调节作用,其中草药香叶醇(geraniol)成分具有抗过敏、抗炎作用。


参考文献:

[1] Hu SJ,Wei P,Kou W,et al. Prevalence and risk factors of allergic rhinitis:a Meta-analysis[J]. J Clin Otorhinolaryngol Head Neck Surg,2017,31(19):28-34.

[2] Walker S,Khan-Wasti S,Fletcher M,et al. Seasonal allergic rhinitis is associated with a detrimental effect on examination performance in United Kingdom teenagers:case-control study[J]. J Allergy Clin Immunol,2007,120(2):381-387.

[3] Bachert C,Maspero J. Efficacy of second-generation antihistamines in patients with allergic rhinitis and comorbid asthma[J]. J Asthma Research,2011,48(9):965-973.

[4] 朱鲁平,陶绮蕾,陆美萍,等. 非变应性鼻炎与变应性鼻炎患者临床特征分析[J].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,2012,47(7):559-564.

[5] Okubo K,Kurono Y,Fujieda S,et al. Japanese guideline for al?lergic rhinitis 2014[J]. Allergol Int,2014,63(3):357-375.

[6] Wheatley LM,Togias A. Clinical practice. Allergic rhinitis[J].N Engl J Med,2015,372(5):456-463.

[7] Seidman MD,Gurgel RK,Lin SY,et al. Clinical practice guide?line:allergic rhinitis[J].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,2015,152(Suppl 1):1-43.

[8] Bousquet J,Khaltaev N,Cruz AA,et al. Allergic Rhinitis and its Impact on Asthma(ARIA)2008 update[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,GA(2)LEN and AllerGen][J]. Al?lergy,2008,63(Suppl 86):8-160.

[9] Fujieda S,Kurono Y,Okubo K,et al. Examination,diagnosis and classification for Japanese allergic rhinitis:Japanese guideline[J].Auris Nasus Larynx,2012,39(6):553-556.

[10] Bousquet J,Khaltaev N,Cruz AA,et al. Allergic Rhinitis andits Impact on Asthma(ARIA)2008 update[in collaboration with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,GA(2)LEN and Aller?Gen][J]. Allergy,2008,63(Suppl 86):8-160.

[11] 曾祥英,秦晨光,聂国明. 武汉市4~14岁儿童过敏性鼻炎的危险因素分析[J]. 中国儿童保健杂志,2018,26(5):551-554.

[12] Kakli HA,Riley TD. Allergic rhinitis[J]. Prim Care,2016,43(3):465-475.

[13] Sultesz M,Balogh I,Katona G,et al. Trends in prevalence andrisk factors of allergic rhinitis symptoms in primary schoolchil?dren six years apart in Budapest[J]. Allergol Immunopathol(Madr),2017,45(5):487-495.

[14] Kim WK,Kwon JW,Seo JH,et al. Interaction between IL13 genotype and environmental factors in the risk for allergic rhi?nitis in Korean children[J]. J Allergy Clin Immunol,2012,130(2):421-426.

[15] 沙骥超,朱冬冬,董震,等. 儿童变应性鼻炎临床特点分析及相关问题调查[J].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,2011,46(1):26-30.

[16]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编辑委员会鼻科组. 儿童变应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(2010年,重庆)[J]. 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,2011,46(1):7-8.

[17] 谷庆隆,洪建国,许政敏. 儿童普通感冒与变应性鼻炎早期识别和诊治专家共识[J]. 临床儿科杂志,2017,35(2):143-147.

[18] Scheid DC,Hamm RM. Acute bacterial rhinosinusitis in adults:part I. Evaluation[J]. Am Fam Physician,2004,70(9):1685-1692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